用户中心
  • 学 号:
  • 姓 名:
网站统计
    • ·共有文章:3篇
    • ·文章阅读:281人次
    • ·共有图集:个
    • ·共有软件:个
    • ·共有视频:个
    • ·总共留言:条

毛姆游记之《在中国屏风上》一名西方作家屏风上的民国社会万象

发布时间:2020-09-08 07:02 点击数: 【字体:

  对于10岁就丧失双亲,不得不寄人篱下的英国作家毛姆来说,书是他最可信赖的庇护所,让他逃离一切生活的痛苦。而成名后带来的财富,得以让他实现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的夙愿。

  1920年,毛姆东行抵达中国,旅途见闻成了他创作的最佳素材。这趟游历中国,让他创作出一部小说《面纱》,一部戏《苏伊士之东》,一本游记《在中国屏风上》。

  这趟历时半年的中国之行,对毛姆来说是既难忘又愉快的。中国是让毛姆陶醉不已的地方,他甚至公开表示中国可以“给你一切”,中国之行“真是一次丰富灵魂的经历”。

  在溯长江而上的1500英里中,游历上海,北京,沈阳等城市后,路途中天光云影的稻田,郁郁葱葱的竹林,激流险滩的长江,令人敬畏的长城,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。随处可见的“苦力”,谈吐优雅却贪婪无耻的买办,耀武扬威的他的英国同胞,神圣的修道院中,言不由衷的伪善传教士都是毛姆的写作对象。毛姆用自己的所见所闻,向他的英国同胞展示了,这架散发东方情调的“中国屏风”。

  不过,毛姆认为“写作中,更重要的不是丰富的材料,而是丰富的个性。”对英国同胞更熟悉的他,选取英国人为主组成讽刺意味的群体肖像,绘制出《中国屏风上》的风格迥异的异邦人。

  有“社会主义者之称的亨德森初到中国,不忍心坐黄包车,认为这有违他关于个人尊严的思想。

  但三年后,毛姆亲眼所见的亨德森不仅心安理得地乘坐黄包车,还对毛姆对黄包车夫表示同情时,说出令人作呕的话:“这对他们有好处,你不必去关心中国人。你明白,我们在这儿是因为他们害怕我们,我们是统治的民族。”

  亨德森毫不掩饰其种族主义者的嘴脸,因为车夫拐错了弯儿,大声咒骂车夫的同时,还不忘狠狠地在车夫的屁股上再来一脚!

  毛姆写道:“中国的一个怪现象是:人的地位可以为其行为辩护。”而这位亨德森,只是一家著名大公司的小股东,却整天附庸风雅之余,以“社会主义者”自诩,来表现自己的自命不凡。不过,却被毛姆无情地剥下了层层伪装。

  在本书的《荣誉攸关》这篇文章中,体面的法国外交官斯特韦尔德,自认为是“一个有名望、有财产、有原则的人”。这位外交官为得到一份丰厚的嫁妆,娶了有钱商人的年轻女儿。

  他的妻子对丈夫极不忠实,这位外交官被别人戴了绿帽子。戴着红色徽章,在国内享有声望和尊重的体面人物,每当他的年轻妻子重新找了情人,他就要求岳父母给他足够一笔钱,来补偿他名声和荣誉受到的伤害。

  很可笑,这位法国驻中国的外交官成了精明的商人,俨然把婚姻做成了生意,毛姆不无刻薄地预测他无疑会成为“一个富翁”。

  在毛姆对中国的走马观花中,难免有雾中看花的嫌疑,加上语言不通,对现实中真实的中国,透着屏风观察,有所隔膜,他所描绘的中国形象,又是幅误读之图。

  被中国人深恶痛绝的鸦片,在毛姆的笔下抽吸鸦片的场所--鸦片烟馆,成了干净舒适,温馨怡人的场所。

  鸦片害得国人身体赢弱,多少人家道败落,国运衰落,在袅袅升起的鸦片烟香中,多少人沉陷其中,无法自拔,这是我们整个中国的切肤之痛。

  毛姆的这种对中国的认知偏差,和固有的偏见,在他和辜鸿铭相见后,更达到了高潮。

  早在英国的时候,毛姆就读过列夫托尔斯泰于1906年写给辜鸿铭的长信,辜鸿铭所著的《中国的精神》中所呈现的神秘的东方哲学,让本就喜欢读《庄子》的毛姆充满对中国向往之情。

  已经是英国成功的剧作家、小说家的毛姆到了北京后,让他的友人持一张便笺,送往辜鸿铭住处。

  等了好几天,不见动静后,毛姆赶紧写了一封措辞礼貌的信,表示将到府上亲自拜访。被轻漫后的毛姆,得到允诺才乘坐轿子,在长长的胡同穿行后,停在辜鸿铭破败却古雅的门楼前。

  操着一口流利地道英语的辜鸿铭对毛姆说:“先生想来见我,真是荣幸之至。因为贵国人只同苦力和买办打交道,他们大概以为所有的中国人不是苦力就是买办。所以你们以为只需招招手,我们就得过来。”

  因为自己的傲慢无知,窘迫得无地自容的毛姆,不得不向这位早已在欧洲扬名立万的中国学者道歉。和这位在德国莱比锡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,也曾在牛津就读的学者探讨时,毛姆认为西方哲学家影响了全世界,欧洲创造了辉煌的文化,至今仍在指导着世界。

  辜鸿铭却认为,西方的休谟与柏克莱,是无法与孔子相提并论的。理由就是,当西方穴居毛饮时,我们已是进化的人类了。

  辜鸿铭来气了,大声说:“这需要我来告诉你吗?因为白种人发明了机枪!那就是你们的优势。你们粉碎了我们哲学家的梦想:世界能以法律和秩序的力量来治理。”

  这些话,狠狠打击了身为英国人的毛姆的优越感,虽然一战后,大英帝国的实力被消弱了,但面对彼时贫穷、落后的旧中国,这种流淌在英国人血液里的优越感还是无时不在的。

  《在中国屏风上》中,被辜鸿铭无情训斥的毛姆,为了寻求心理平衡,马上不忘促狭地来一段辜鸿铭流连花街柳巷的轶事,让我们领略了文人间的相轻。

  浸润于东西方文化,感受到东西先哲的召唤,承受了龙袍和皇家恩泽的辜鸿铭,一辈子不背叛忠君保皇立场,在西学东渐的民国初期,他觉得必须承担起士的责任,在嬉笑怒骂中,表现出拥有独立人格的忧道精神。

  在毛姆告别之际,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这位“清末怪杰”恶作剧地写首情诗相赠。

  《在中国屏风上》,毛姆以颗久经世故的心感受着古老中国大地上形形色色的人和事,毫不客气地批判了在这片土地上,自以为高人一等的英国人的虚伪,买办的贪得无厌等人性的通病,都在他的笔端活灵活现地被呈现。他的讽刺中充满鄙视,冷漠中又不乏怜悯,尤其是对苦难中的劳动人民,给予真挚的同情。同时,中国人的坚韧、与生活的艰难抗争,又让他感到震撼和动容。

  我们从一个西方作家的视角,看到了20世纪20年代的中国现实生活,虽然是浮光掠影的游记,但仍能感受到古老中国,处于新旧文明中的尴尬与迷茫。在这片土地上,殖民者的奢华与劳动人民的艰苦交织成的画卷,构成了毛姆的《在中国屏风上》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[收藏>] [打印] [挑错] [推荐]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